当前位置:首页 > 人员 > 院领导 > 夏杰长 > 夏杰长学术专栏 > 文章详情

夏杰长:扩大进口是中国对外开放的长期战略

发表于

苹果娱乐 www.gurupaintball.com   中国对外开放进入新时代,我们不以追求贸易顺差为目标,希望扩大进口,促进贸易收支平衡;同时要实施优进优出战略,推动外贸向优质优价、优进优出转变,加快建设贸易强国。当今国际社会“逆全球化”思潮泛滥,但中国一系列扩大进口的举措不仅让全球看到中国扩大开放的行动和决心,也让各国企业感受到中国市场巨大的机遇和红利。

扩大进口是中国发展进入新时代必然要求 

  第一,扩大进口规模是增强双向开放力度的重要表现形式。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实行高水平的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政策,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努力扩大进口,让更多优质的产品和服务进入中国,中国的产品和服务走向世界,这本身即是更高水平开放在经济贸易领域的主要表现形式之一。通过扩大进口促进双向开放,既可以分享中国巨大市场的体量红利,也有利于降低贸易摩擦发生的概率,促使中国企业更好地融入全球市场,提升中国企业在全球配置资源的能力。
 

  第二,扩大进口有利于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主要体现在不断提高的人民物质文化生活水平上。然而在现实生活中,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居民消费偏好升级,对优质产品的需求与日俱增。居民消费向着更多服务、更高品质、更便利、更健康的方向发展。但国内高端供给不足,造成了海外消费快速增长,压缩了国内消费增长空间。因此,通过扩大进口,使更多优质产品进入中国市场,不断提升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是扩大进口和“五大发展理念”在民生福祉方面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第三,扩大进口是促进中国制造业企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抓手。中国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制造业大国。但是科技创新能力不足、关键核心技术匮乏、新旧动能转换乏力等短板也十分突出。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是今年最重要的工作之一。通过扩大核心关键设备、生产专利和高技术研发产业的进口,最终构建开放、协同、高效的共享技术研发平台。并通过对国际高质量产品的进口,形成“鲶鱼效应”,倒逼国内相关企业提高产品质量标准。在扩大制造业进口的过程中,通过市场化的作用,吸引国外先进制造业将研发设计、品牌管控等增值服务环节向中国转移,承接其正向技术外溢效应,是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实现制造强国目标的重要手段。

  第四,扩大进口有助于提升中国服务业的发展水平和国际竞争力。近些年,中国服务业发展很快,但水平不高、结构不合理等问题比较突出。通过扩大服务业进口,尤其是研发设计与其他技术服务、信息服务、金融服务、节能与环保服务、商务服务、租赁服务、人力资源管理服务等服务产品的进口,可以对正处于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阶段的中国经济提供有力支撑,最终引领中国相关产业向价值链高端攀升,推动产业结构调整升级。

  第五,扩大进口有益于中国更好地融入全球经济分工。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拥有十几亿人口和巨大的消费市场。在多边贸易体制受到空前威胁的当今国际社会,通过扩大进口,积极购买全球产品和服务,既能满足居民企业对高质量产品的消费需求,又能通过把发展红利惠及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从而改善中国的国际环境,为中国赢得更加宝贵和友好的发展空间,这反过来又反哺中国经济的健康稳定发展。此外,中国日益增加的劳动力成本、生态环境保护压力和不断攀升的生产要素价格,也对经济实体配置全球资源的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而扩大进口无疑是综合利用国际国内生产要素和产品市场的重要体现,通过在全球范围内配置资源,从而使得中国企业真正融入世界市场,提升国际治理话语权,不断夯实中国经济行稳致远的根基。

进一步扩大进口的主要着力点和主攻方向 

  第一,扩大高端装备制造业进口。制造业是我国国民经济主导产业,作为实体经济主要表现形式,实现高质量发展,必须有高质量的制造业作为支撑。在数字经济时代,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制造业正在深度融合。以美国、德国等为首的发达国家在电气设备、自动控制系统、装备制造、航空器材、发动机、高端医疗器械、芯片、新能源新材料等领域优势明显。因此,以质量变革为核心,以强化自主研发为目标,抓住贸易摩擦谈判宝贵时机,在对华出口禁令限制出口制造业领域实现突破。并通过自贸试验区等创新模式,充分尊重市场规律,发挥中国巨大市场的引力作用,通过对国外先进制造业产品进口,最终推动中国制造业的高质量发展。

  第二,扩大高质量服务产品进口。当前我国已进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经济社会发展呈现出更多依靠消费引领、服务驱动的新特征。要在扩大生产性服务进口的同时,积极扩大满足居民个性化、差异化消费需求的生活性服务进口。如居民和家庭服务、健康医疗、体育文化创意、养老服务等。最终通过重点进口服务人民群众生活、具有较大市场需求、国内相关行业又发展不足的服务产品。从而充分发挥生活性服务业在消费端对高质量发展的拉动效应,实现更高水平的供需平衡。

  第三,依靠进口促进服务业开放。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的战略决策,实际上,与制造业较高的开放水平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基于发展阶段和防范风险的考量,中国服务业的对外开放水平还比较低。在扩大进口的过程中,通过放宽外资准入,全面实施负面清单,积极开展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扩大金融服务、教育服务、医疗服务、航空运输、文化娱乐、音像制品制作等相关服务产品的进口。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重点加大对“服务型制造”和“制造业服务化”等“服务+”产品的进口,通过竞争倒逼中国服务业对标国际先进水平,不断提高供给能力,最终实现服务业的高质量发展。

  第四,不断改善和优化营商环境。扩大进口,是世界了解中国、中国融入世界的重要窗口和渠道。在扩大开放的进程中,要重点消减进口环节的制度性成本,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加强对饱受诟病的知识产权保护短板改革力度,不断完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对标一流国际营商环境标准,努力打造公平、透明、持续和可预期的营商环境,促进贸易和投资的自由化便利化。更好地服务和吸引外资,让我国成为更有吸引力和竞争力的投资热土。最终打造新一轮改革开放的新高地,形成对高质量发展的有力支撑。

  第五,形成更高水平开放新格局。从出口导向到积极扩大进口的转变,是在全球化进程中,中国从被动适应到主动引领的根本性改变。这既是顺应时代发展潮流的明智举措,也是中国对自身发展阶段所作出的准确战略研判。中国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转换,必然要求更高水平的开放,以开放倒逼改革,激发中国经济新的更大的发展潜力。最终通过“引进来”与“走出去”,在全面开放新格局中实现更高水平、更高质量的发展。

  (转自《中国经济时报》,中美贸易摩擦新形势专题,作者夏杰长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